│訂閱彭蕙仙 RSS 2.0 Feed
文章 - 1261, 迴響 - 26039, 引用 - 1217, 本格總瀏覽人次 - 5855243
部落格首頁 › 作家部落格總覽 › 彭蕙仙

文章分類

最新文章

時間的魔術師:吳天章(美術專題 5)

2010-12-22 19:24迴響:1點閱:3777

時間的魔術師

──吳天章用創作封存感動的剎那

 

 

「我每 10 年變一次,換一個『繪畫語言』。」說起話來熱情澎湃、在禁菸的所在,每40分鐘會說一次「抱歉,我必須出去抽一下菸」的吳天章談到自己的作品,說了一連串「太精準了,太精準了。」那分率真的相信,很有魅力,也很有渲染力;吳天章說話的方式讓人感覺他不像是在分析談某個藝術創作,而是閒話家常,分享對人生的想法,講到入神處,他甚至會不自覺地抓著人的手,說:「你有沒樣覺得…」。

 

探索真與假

 

吳天章把自己到目前的創作分 4 個階段:80 年代的純油畫;90 年代是攝影、裝置、複合媒材;2000 年是影像合成,「現在又是另一個 10 年,做的是錄像。」最新的作品運用魔術和特技,用 3D 的方式再一次探索他向來關切的「真與假」的問題。

 

吳天章說,魔術是假的,運用道具和技法等,讓人「看起來」覺得是真的,而特技往往是人體動作的極限,因為有種不合理的感覺,所以看起來很假,但其實是真的。他的創作用一個有三隻手、三隻腳的人,其中有真有假,以魔術和特技對比、混用,創造出一種「真作假時假亦真」的情境,挑戰觀者:「你猜猜看,現在你看到的作動作是真還是假?」

 

如此創意的來源可以遠溯自童年經驗。吳天章 1956 年出生於基隆「很窮的鄉下地方。」小時候沒有電視,他特別喜歡在街頭看那些打拳頭、賣膏藥的人「表演」。例如,一壺燒燙的水從手臂上澆下去,再貼上賣的膏藥,一下就沒事了,太神奇了!吳天章總看得目瞪口呆。

 

有時街頭表演還會變魔術。有次,魔術師東西抓抓,就變出一隻小雞來。眾人驚訝中,他突然看到坐在第一排的吳天章,那時吳差不多是 56 歲,魔術師往吳天章的胯下抓了一把,然後向空中一伸手,一隻小雞出現了!接著魔術師跟吳天章講:「弟弟,你現在已經變成妹妹了。」眾人一陣大笑。他嚇死了,又斃著不敢馬上反應;魔術結束後,他趕緊衝回家,躲進廁所、拉開褲子看一下:「啊,好家在。」表演是假的,可是,當下吳天章那種「哇,沒了!」的恐懼感卻是那麼真實。

 

讀文化大學美術系時,他常去陽明山一帶走走,看到「很好笑的風景」,像是柱子做成木頭的樣子,還故意做出木節,有些地方有竹籬,但其實全部都水泥做的;他讀龍應台的《野火集》,看到裡一個故事,有位老外在臺灣,他的床舖斷了一隻腳,師父說別擔心,三秒鐘就可以修好,老外非常驚奇,什麼獨門工夫這麼厲害,只見師父搬了三塊傳磚壂起來,「好了。」

 

時間的結構

 

吳天章開始思索:為什麼臺灣會有這麼多假的東西呢?他發現,臺灣有一種替代文化,很多東西只是拿來「擋」一下,心態是湊的,只要能用就好,沒想過要長長久久,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現象,他的結論是:「這是國家認同的問題!」

 

吳天章學生時代就在黨外雜誌畫做美術工作,關心像國家認同、歷史、民主、自由主義等社會大議題。解嚴後,他的藝術創作有了更大的自由,也拉開了更大的批判與反省的格局,吳天章創作了毛澤東、蔣介石、鄧小平與蔣經國的巨大臉譜,每幅畫像都充滿了對強人強權及英雄主義的反思。其中,《蔣經國的五個時期》是吳天章1989年的作品,他以漫畫方式呈現五幅蔣經國在不同時期的影像,依時間順序,由年輕時期到年老時期,吳天章已將「時間」結構的概念注入創作。

 

吳天章被人稱為是「台客藝術家」,90 年代後,他的創作從大歷史慢慢移轉到運用臺灣常民文化的元素,俗豔的色彩、搞怪到有時讓人「心裡有點毛毛的」的造型,加上畫面上常常出現一些特異、邊緣的人物,如侏儒、小丑、身障者等,吳天章繪畫式的、舞台劇式的攝影作品,讓人揪心感動;透過每個精準設計的動作,吳天章讓真假錯置,靜止的畫面把時間封存了起來,彷彿被拍攝者的靈魂就停在了那一刻,而觀者也同時被鎖在了那個時空中;接著,觀者自己的生命經歷被不斷觸動起來,如此也大大地豐富了觀看的經驗。

 

吳天章的創作以後現代方式再製舊風情,如以 50 年代海軍總部所在地左營的春秋閣為背景的《再會!春秋閣》;以侯孝賢電影《戀戀風塵》改編的《戀戀紅塵》;顏色像檳榔盒印刷的《春宵夢III》…,吳天章說自己在玩一種「讓人以為是老照片,但仔細看解析度、畫中人物的姿勢又覺得應該是後來拍的」的遊戲。他說,四格漫畫可以用四格舖梗,但一張攝影作品要把故事說得起承轉合,看一眼,看兩眼,看三眼,哇,愈看愈多,那就是創作者一次一次擺拍、一小塊一塊組合起來的複式情境。這時候的吳天章是個魔術師。  

 

舉重若輕

 

吳天章作品的畫框也讓常人吃驚。又紅又黑還配上喪禮佩戴的白花,旁邊一圈電子花車一樣的閃閃霓紅燈,讓人看了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的好。他的作品就是奇妙地同時給人恐怖又幽默、悲情又戲謔的感覺,「我是舉重若輕。」儘管作品涉及的是沉重的議題,特別是一手帶大他的祖母過世後,吳天章創作了一系列「再會吧!」的告別式作品,但吳天章在感嘆與批判的同時,也以華麗的包裝與莞爾的布局透露了創作者的那一分不忍之心。

 

隨著生命經驗的豐富,吳天章說自己的創作已慢慢從「小題大作」變成了「大題小作」,不再以大歷史作為創作文本,也不去跟時代的荒謬對抗,而是專心爬梳自己的人生。童年的經驗篩過了 30 年多的創作鍛練,點點滴滴都是創作的養分;年輕時曾經對自己的天份不頂有信心,總要靠知識系統來推動創作的他「瘋狂的看書,看人家的作品。」但如今吳天章說他把潮流、論述這類東西放下了,「議題很好說,但創作要的是感動。」而他相信感動是一個內迴的力量,不需要一直在外頭尋找。 

 

前陣子有一批大陸畫家來臺灣參訪,說要看看臺灣藝術家的工作與生活,吳天章住家兼工作室空間不大,他推薦一位住在瓏山林的畫家的家做「參觀樣板」,因為三層樓看來很氣派,「讓大陸畫家看看,臺灣藝術家生活很不錯的。」參觀結束後,吳天章跟這位好友藝術家講:「我要去買北海福座,陽宅拚不過你,我拚陰宅,反正人要死很久的。」

 

或許創作者真的可以不必怕死,因為作品已為他封存一切。

 

 

↓吳天章與作品《日行一善》。(吳天章/提供)

 

吳天章-日行一善.jpg

 

 

本文刊登於 2010 10 月號《新活水》雜誌,引用請註明出處。

 

 

美術專題

1專題引言

2廖德政

3劉國松

4姚瑞中

5吳天章 

 

 

後記

 

我與吳天章素昧平生,但他的作品讓我感動很深,因此在製作美術專題時覺得一定要採訪他。

 

採訪談了很多;走出餐廳後,我們在馬路上欲罷不能又聊了近半個小時。不過,因為雜誌篇幅的關係,這裡先報導訪談的一部分。

 

我們約在台北一家老餐廳採訪,雖是第一次認識,但吳天章直率的可愛,最後還搶著付帳,「我混得還可以,請妳吃頓飯 OK 的啦。」藝術家這麼說。

 

我不是正規的藝術記者,藝術創作者認識沒幾個,每次的專題採訪,絕大多數是因為先注意到、喜歡某個藝術家/創作者的作品,或者是受到他作品的感動,因此到了相關專題時,就覺得一定要訪問他。

 

其實,製作文創專題以來,我心裡一直有些嘀咕和心虛,因為覺得自己總歸的是不夠專業,不過,今天有位出版界老友說,我寫的報導讓他感受到一種「好奇心」,他覺得這個部分很有吸引力。我才突然發現,原來「不熟」也有「不熟」的好處,因為每個創作者對我來說,都很新鮮。也許好奇心就是來自於我不懂也不認識他們,只是一個被他們的創作感動的路人甲。

 

我也要感謝這位老朋友透過這種方式給我的鼓勵。

 

我不是藝評家,也不是藝術史研究者,我只是一個好奇者。因此在這裡需要跟網友/讀者說明的是:你們可能很難在我這一系列的報導中看到太多大格局的論述。

 

我的小小心願是:能讓多一點人知道台灣有這麼些努力的、精采的創作者;讓多一點人對這些創作者有一些好奇心,有機會時去看看,去感受他們的創作。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prayer/archive/2010/12/22/584616.html
2010-12-22 19:24作者:彭蕙仙分類:美術專題迴響:1點閱:3777

迴響與引用列表

回應: 時間的魔術師:吳天章(美術專題 5)


to 2010/12/22 05:10| John

菜單很重要,歌單也很重要。我會問羅晴歌單是什麼歐。



2010-12-22 19:36 彭蕙仙

回應這篇文章

*者為必填欄位

*回應標題:
*姓名 / 暱稱:
*E-Mail:
您的網站:
*回應內容: 本篇文章留言,需由部落格作者「先審視,才露出」。
 
*驗證:
請輸入上圖六位數字驗證碼:
 
2010年12月
282930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編輯部落格最新文章

作家部落格最新文章

來賓部落格最新文章

旅遊部落格最新文章

財經部落格最新文章

電影部落格最新文章

體育部落格最新文章

音樂部落格最新文章

美食部落格最新文章

公益部落格最新文章

數位部落格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