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彭蕙仙 RSS 2.0 Feed
文章 - 1261, 迴響 - 25995, 引用 - 1217, 本格總瀏覽人次 - 5851997
部落格首頁 › 作家部落格總覽 › 彭蕙仙

文章分類

最新文章

尤瑪‧達陸傳承泰雅編織文化 (原民專題 5 )

2009-12-03 10:35迴響:0點閱:6025

我要讓人家羨慕我們

──尤瑪‧達陸回鄉尋找泰雅編織文化

 

 

 

跟很多成年之後返回原鄉、重新面對自己身分的原住民藝術家一樣,尤瑪.達陸在二十九歲回到部落之後,用著「日夜趕路」般的拚鬥精神,飢渴甚至幾近瘋狂的吸收著、學習著、實踐著、整理著、傳承著部落的文化;愈做愈多、愈做愈深、愈做,愈不能罷手,「我停不下來,因為可能這輩子都做不完。」尤瑪說。

 

她以染織與泰雅傳統連結。從自己種植苧麻取纖製線到織文分析、傳承技術、改良織機,尤瑪.達陸親自投入編織的每個環節。

 

重拾泰雅女兒身分

 

為了擺脫原住民的宿命生活,尤瑪的父母在她還小時就將她送到下山,那時還叫做黃亞莉的她在山下完成了大學教育,也如父母所願進入公家機構工作,有著穩定的生活。在台中縣立文化中心地方編織館擔任技術員的她,曾策劃過一場「編織技藝重現」活動,當時尤瑪四處尋找適當的編織示範人員,卻意外的發現原來自己的外婆就保有這項幾乎已經失傳的傳統技藝。

 

尤瑪一頭栽進了迷人的泰雅編織,生命從此轉彎;她違反了母親的期望,回到山上,重新抓回她泰雅女兒的身分,也開始了一段奇妙的旅程。

 

促使尤瑪.達陸改變的關鍵因素既有外在的也有內在的。內在的、來自部落的呼喚一直潛伏在她的生命底層,從未淡去,在尤瑪做公務人員的那些日子裡,她常常不安不滿於現狀:「這就是我要的生活嗎,一輩子就等退休?」在思索生命意義的時候,「平順從來不是我要的答案,」尤瑪說:「我要找到我之所以為我的那個價值。」

 

這種追尋終於在某一次聽到一位老師說「你們泰雅的編織只剩下糟粕」後,被激化為一個行動:「泰雅編織被別人說成這樣,我不服氣,我要回山上去做點什麼。」

 

大學唸中文系的尤瑪.達陸本來就是部落裡的高學歷者,但這樣還不夠,她很清楚自己要再進修,因為第一要用專業訓練幫助自己蒐集整理泰雅的編織文化傳統,做成織譜傳承下去。第二要對外取得在主流學術界的發言權,有關原住民的藝術,「我要人們聽到部落的人怎麼說。」

 

因此尤瑪.達陸去唸了輔大織品服飾研究所。尤瑪.達陸是個做事非常有計劃有策略的人。為了更了解泰雅傳統,她和另一半林為道(弗耐.瓦旦)做田野調查,花了三年的時間深入兩百多個部落,「了解愈多,愈覺得祖先了不起,就愈覺得泰雅編織文化絕對不能斷了。」

 

同樣也是泰雅人的弗耐說,某次他們去拜訪部落老人,時間已過晚餐,長者問他們吃了沒有,弗耐和尤瑪客氣的說吃過了,老人不相信,因為附近全無人家商店,這兩個年輕人怎麼可能吃過了?逕自給他們添了飯,還從櫥櫃裡拿出罐頭,撢了撢灰,打開了給他們吃,「我和尤瑪看著這兩個幾近於家徒四壁的貧困老人,感動得說不出話來,老人家把自己捨不得吃的東西拿來招待我們這兩個陌生人。」邊說著,眼眶邊泛淚光的弗耐認為部落有很多美好的價值,有很多很棒的傳統文化,老人家就想跟人分享,可是有多少人願意聽?尤瑪則是豪氣干雲的相信,泰雅編織就是因為遇到了尤瑪.達陸這樣一個女子,「斷了近七、八十年的傳統文化總算有機會被搶救回來。」為此,這對泰雅伴侶投入了無數的時間和心力。

 

織物引領泰雅人的一生

 

尤瑪說她自己在部落做編織查訪時遇到兩大困難,一是因為日本人和國民黨政府的禁止,讓泰雅編織傳統斷了幾十年,包括她自己的外婆在內,很多老人家的記憶已經不全,所以尤瑪和弗耐除了訪問老人,把他們的一身絕活和知識學下來之外,還拜訪各大博物館、私人收藏館、學校,遍讀早期的圖像,想辦法把能蒐集到有關泰雅織物的形制、色彩再製出來,免得時日久遠,又從人們的記憶裡消失。

 

其次,尤瑪說,泰雅人出生時為織布包著,過世時也被織物包裹著,「織物引領著泰雅人由生到死的過程。」正因為織物如此重要,泰雅不同氏族的編織技藝是不外流的,尤瑪費盡心力唇舌、透過牧師神父幫忙,取得信任,一一學習,以紮實的學術研究加上遵循古法,才完成了泰雅八個系統的編織研究與再製,以實物做成泰雅編織聖經。

 

尤瑪說,回到部落的第一個十年,她要做的是「回復傳統」的工作。從小沒有碰過針線的她回到部落後卻成為老人眼中不可思議的巧手,一個月學會平織,部落老人教的織法,再怎麼困難,第二天再見時,尤瑪總能上手,她認為部分理由是因為她已將編織技法和知識內化於心,「知道織文的原理,一經一緯的交織動作就從腦袋到了手上。」當然,不可缺少的還有實作精神,學到了一樣東西,尤瑪會拚了命的練到嫻熟;她還有另一樣本事就是把傳統織法「嫁接」到現代機器上,讓更多有心學習泰雅編織的年輕人可以用現代機器做出古老的質地。尤瑪返鄉後第二個十年要實現的的夢想:「成立泰雅編織學校」與此有關。

 

用文化幫助族人站起來

 

九二一地震重創尤瑪.達陸的故鄉,族人急需經濟依恃,她思考「可以不可以用文化給族人重新站起來的力量?」成立於象鼻部落的野桐工坊成為尤瑪保存文化與推動部落文化創意產業的實踐園地。她的工坊雇用了十幾、最多時還曾到二十位「織女」,尤瑪用比較容易上手的改良式西方「高織機」教部落婦女織出傳統泰雅織品,「原學為體、西學為用」的織布 know-how,都是尤瑪自己一步一步發展出來的;工坊提供了織女們一份可以讓家人溫飽的工作,也讓她們重拾身為泰雅女性的自覺與自信。野桐工坊接受博物館或者商用的客製織物,最近的工作是為魏德聖導演新片《賽德克.巴萊》製作部分戲服。

 

儘管尤瑪.達陸和弗耐.瓦旦這對夫妻在原住民藝術圈已有很高的江湖地位,但工坊始終在生存邊緣掙扎,然而尤瑪說他們一定會撐下去,因為織女們個個都有辛酸沉重的家計,工坊是她們的安慰也是她們的依靠;最重要的是:「既然我已經跟泰雅編織相遇了,就絕不能讓它從我眼前消失。」行動派的尤瑪.達陸說:「我要讓人家羨慕我們泰雅文化,說,啊,原來這麼美的東西是你們編織出來的。」

 

兩年前做了媽媽的尤瑪.達陸邊給小女兒餵母乳,邊笑說:「現在啊,傳承對我來說,又有了更實際的意義。」

 

 

尤瑪夫妻和女兒.JPG

 

尤瑪‧達陸和先生弗耐‧瓦旦、兩歲的女兒。(彭蕙仙攝於苗栗象鼻部落)

 

 

尤瑪工作室的織女.JPG

 

野桐工坊裡的「織女」。(同上)

 

 

尤瑪展示室.JPG

 

尤瑪‧達陸的泰雅織品做成各式各樣的生活用品展售。(同上)

 

 

尤瑪達陸在史前館的作品.JPG

 

尤瑪‧達陸大型公共藝術作品〈展開夢想的翅膀〉,獲得公共藝術獎「卓越獎」。彭蕙仙攝於台東史前博物館)

 

 

 

本文原刊於《新活水》第26期,引用請註明出處。

 

 

相關報導:

1這些完成的話語

2拉黑子從漂流木思考自我

3多手巧手撒古流

4幽默悠閒陳建年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prayer/archive/2009/12/03/452524.html
2009-12-03 10:35作者:彭蕙仙分類:原民專題迴響:0點閱:6025

回應這篇文章

*者為必填欄位

*回應標題:
*姓名 / 暱稱:
*E-Mail:
您的網站:
*回應內容: 本篇文章留言,需由部落格作者「先審視,才露出」。
 
*驗證:
請輸入上圖六位數字驗證碼:
 
2009年12月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編輯部落格最新文章

作家部落格最新文章

來賓部落格最新文章

旅遊部落格最新文章

財經部落格最新文章

電影部落格最新文章

體育部落格最新文章

音樂部落格最新文章

美食部落格最新文章

公益部落格最新文章

數位部落格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