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星評論


CRITIQUE DE CINEMA, DE LIVRES, ET DE SOPHIE
關於周星星
│訂閱周星星 RSS 2.0 Feed
文章 - 1824, 迴響 - 11532, 引用 - 119, 本格總瀏覽人次 - 4546134
部落格首頁 › 電影部落格總覽 › 周星星

文章分類

相簿

最新文章

振奮!安海瑟威狂愛《少年 Pi 》

2013-01-21 20:58迴響:8點閱:5446

曾經跟李安合作過《斷背山》的安˙海瑟威(Anne Hathaway)在她的推特上說《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是她人生中最愛的電影之一。莫非她會在最佳影片背叛《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倒戈倒向《少年 Pi 》?

《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2012)北美票房──以美國、加拿大為主──已經破九千九百三十萬美元一月二十二號禮拜二更新:已破一億美元,全球票房也已經破四億九千三百萬美元一月二十三號禮拜三更新:已破五億美元。全球票房之所以如此飆高,是因為光是中國就已經賣超過九千零八十萬美元。

 

150cc194c7f430.jpg

 

我一直很喜歡上面那一張劇照,因為它「有異於」其它張讓人想到《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海洋上、小島上的畫面的圖片。它讓我感覺回到現實跟「真實」,兩人對望,一人敘述、另一人傾聽,「故事」就由述說跟聆聽產生,甚至「真實」就由相信產生。要打破那一整個和諧的人際關係,才能再體認到「故事」是被創作出來的。聽好:是『無中生有』的。

 

《少年 Pi 全台票房則已經破四億九千萬新台幣,約合一千七百萬美元。這樣的成績,已經破我原先的預測:【我猜:《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大概會停在全台四億四千萬到五千萬之間。】。至於大台北票房,請看以下統計:

 

第○週(11.21-11.22):611

第一週(11.23-11.29):3,892

第二週(11.30-12.06):4,606 萬,比前一週上升 18 %

第三週(12.07-12.13):3,929 萬,比前一週下降 14 %

第四週(12.14-12.20):2,292 萬,比前一週下降 41 %

第五週(12.21-12.27):1,738 萬,比前一週下降 24 %

第六週(12.28-01.03):1,791 萬,比前一週上升 3 %

第七週(01.04-01.10):619 萬,比前一週下降 65 %

第八週(01.11-01.17):770 萬,比前一週上升 24 %

第九週(01.18-01.24):697 萬,比前一週下降 9 %

 

目前《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大台北票房的累積是 20,945 萬。講中文是兩億零九百四十五萬。

 

Impossible n'est pas (Ang) LEE.

 

法國拿破崙曾說:「『不可能』不是法文。」

Impossible n'est pas français.

但是,傳下來的中文句子幾乎都是:「在我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

所以,周星星我要說:

 

『不可能』不會是李安。

 

要我們找,我們是找不到處於蠻荒狀態的「瘋狂」。「瘋狂」只會在社會中存在;在感性形式之外──這些『感性』的形式的功能就是要把『瘋狂』孤立起來──,以及在厭惡他人的形式之外──這些『厭惡他人』的形式的功能要嘛是要把『瘋狂』驅逐出去、要嘛就是要把『瘋狂』擒拿住──,「瘋狂」都不會存在。因此,我們能夠說中世紀跟接下來的文藝復興時期,「瘋狂」會在社會範圍裡出現,其實正是一樁美學的事實、或日常生活的事實;到了十七世紀──也就是說從開始有拘禁行為開始──,「瘋狂」開始經歷一段無聲的、驅逐他人的時期。在莎士比亞跟塞萬提斯的年代裡──舉例來說,當馬克白夫人開始變得瘋瘋癲癲時,她也才開始說出真話──,「瘋狂」曾具備有展示的功能、啟示的功能,但是現在它(『瘋狂』)已經失去了這些功能;它(『瘋狂』)變得荒謬可笑、變得欺世騙人。最後,到了二十世紀,二十世紀這個時代想盡辦法要一把掌握「瘋狂」,把「瘋狂」縮減成一種自然現象,要讓這種自然現象跟我們這個世界的真理聯結起來。這是實證主義的勝利,是實證主義掌握這一整套作為,因此一方面是由它(實證主義)催生出睥睨他人的慈善主義,像精神科醫學這一門學問在面對瘋子時就特別地明顯擺出這一號嘴臉;另外一方面又是由它(實證主義)催生出雄偉的抒情式抗議詩歌,從內瓦爾到阿陶我們都可以見到這一類的詩歌作品──這些詩歌作品都在盡它們自己的力量,要為「『瘋狂』經驗」再賦予更深刻的意義,要再還給「『瘋狂』經驗」它原有的啟示力量,因為我們知道「『瘋狂』經驗」原有的啟示力量是被「拘禁」的作為摧毀殆盡的。M.F.

 

一篇文章,只有當它把它之所以這樣子構成起來的法則跟它這一個遊戲的規則藏起來,不讓第一個看到它的人看得見,只有這樣它才能夠是一篇文章。此外,一篇文章總依舊是讓人知覺不到的。法則跟規則並非躲藏在某一個沒辦法進得去的祕密裡面,因為很簡單,法則跟規則從來沒向「現在此時」顯現出它們自己,從來沒向某一個我們能嚴謹地稱之為「知覺」的東西顯現出它們自己。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將永遠面臨而且是必然地會面臨到將完完全全迷失掉自己的危險。誰能夠預知得到如此這般的消失、不見?

把一篇文章的佈局都隱藏起來,不管怎麼樣,都會把好幾個世紀拿來弄破它(一篇文章的佈局)的布。那塊能夠包住別的布的那塊布。要好幾個世紀來弄破那塊布。然後再把那塊布編織起來,把它弄成像是一個有機體。每當決定要閱讀它的時候,就如同是在那個被切斷的地方無休止地再生長出它自己的原來的材質。總是會冒出某一種驚喜,保留給某一種評論的解剖學或某一種評論的生理學;這樣的評論行為自認為能夠掌控全局、能夠同時監看到所有的佈局線條;然後也抱持幻想,想要不碰到文章就能夠看見文章,想要不必觸摸到那件「物品」、想要不必冒著危險在裡面添加一些東西就能夠看見文章──但在裡面添加東西、自己動手加進一些新線條卻是唯一能夠進入到「局」裡面的機會。在這裡,「添加」不是別的事,它正是「給予」、讓人能展開閱讀的事。我們必須要這樣子想:這並不是要編織,除非把知道怎麼樣編織當作是更加能夠跟隨文章裡面已經被給出來的線條。這意思是說,如果大家還真想要跟隨我們的話,就躲起來。如果閱讀跟寫作能結合在一起,如果有這樣一種結合體的話──今天的我們能輕易地這樣子想──,如果閱讀它「就是」寫作的話,那麼,這個結合體既不是指未作劃分的困惑,也不是指完全可靠的同一;剛才那個「就是」──指閱讀『就是』寫作──把閱讀跟寫作配對在一起,它就應該要把它們拆散──把那個『結合體』拆散。

所以僅須要一丁點小動作──但還是要一分為二:閱讀跟寫作而已。這樣的一個小動作照理來說在那個「局」裡面根本什麼都沒添加──那個「局」卻覺得它自己是被允許可添加東西進來的(這意思是說,隨隨便便任何東西都可被添加進來)──。這個小動作不會添加任何東西,縫紉並不能撐得住。反過來,這個小動作也根本不會去閱讀那些被「方法學的嚴謹態度」、「客觀性的規範」、「知識的保護措施」阻止作出讓步的東西。區分什麼是「不嚴肅的」、什麼是「嚴肅的」,這一樣是同等的傻事,同等的不孕症。閱讀的、或寫作的附加物,應該要很嚴格地被指示出來,但是,卻必須把這個附加物設想成是一場「遊戲」,根據這個跡象我們就應該要把遊戲系統內它所有全部的功能都賦予上去。J.D.

 

《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2012)《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2012)《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2012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jostar2/archive/2013/01/21/5607943.html
2013-01-21 20:58作者:周星星分類:電影介紹迴響:8點閱:5446

迴響與引用列表

回應: 振奮!安海瑟威狂愛《少年 Pi 》

adidas拖鞋http://www.soo.com.tw/gallery-248-grid.html

2014-10-15 02:50 adidas拖鞋

回應: 振奮!安海瑟威狂愛《少年 Pi 》

ck 中文官方網站 calvin klein http://www.nike2014.tw/brand-50.html

回應: 振奮!安海瑟威狂愛《少年 Pi 》

https://twitter.com/WSJ/status/289618991062872064

WSJ 訪談

2013-01-24 13:52 Antoine

回應: 振奮!安海瑟威狂愛《少年 Pi 》

https://twitter.com/WSJ/status/289618991062872064

WSJ 訪談

2013-01-24 13:17 Antoine

回應: 振奮!安海瑟威狂愛《少年 Pi 》

看了您的留言讓我好奇安海瑟威在推特上安海瑟威寫的原文是什麼,就上去查看了一下...

安海瑟威,真的有寫嗎?
標榜著她的官方推特的最後更新是在去年底,而且內文完全沒有著墨她愛少年pi的事。
我也找了其他的安海瑟威人名點進去看,也沒有。

可否公布一下您看到的安海瑟威的推特給我呢?謝謝。

2013-01-22 16:24 真的是安海瑟威的推特嗎?

回應 Sam

樓下 Sam 只看到表象,沒認識到事實。
Box Office Mojo 所列的 Foreign 票房總合是指北美以外,在它項下會列出很多個國家的名稱。的確,【CHINA】跟【TAIWAN】都沒被列名。但只要看看【只能看看,因為我只根據今天的網頁來看】2013 年 1 月 22 號的頁面, Box Office Mojo 所列的 Foreign 票房總合是 264,038,091 美元。以上這數字當然是 Sam 沒有花時間一個一個去用電子計算機算出來的。但是,為什麼 Foreign Total 的數字又是 392,772,000 美元?
392,772,000 美元減掉 264,038,000 美元,不就是 128,734,000 美元嗎?中國數字是 90,800,000 美元,差額是 37,934,000 美元;當中台灣又差不多是 17,000,000 美元。
各位讀者的眼睛看花了嗎?簡單:Box Office Mojo 所列的 Foreign 票房數字基本上是值得參考的,不因為它沒有名列【CHINA】跟【TAIWAN】的票房數字而出大錯。

2013-01-22 11:16 周星星

回應: 振奮!安海瑟威狂愛《少年 Pi 》

提醒您一下, 如果查閱Box office mojo的網頁, 你會發現少年Pi的美國以外票房392百萬美元並沒有包含大陸近1億美元的票房, 換句話說票房應該正邁向全球6億美元~

2013-01-22 09:37 Sam

回應: 振奮!安海瑟威狂愛《少年 Pi 》

今天是1月21日
周星星老師就偷跑了寫:北美票房──以美國、加拿大為主──已經破九千九百三十萬美元(一月二十三號禮拜三更新:已破一億美元)

2013-01-21 21:46 sophia

回應這篇文章

*者為必填欄位

*回應標題:
*姓名 / 暱稱:
*E-Mail:
您的網站:
*回應內容:  
*驗證:
請輸入上圖六位數字驗證碼:
 
2013年2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12
3456789

編輯部落格最新文章

作家部落格最新文章

來賓部落格最新文章

旅遊部落格最新文章

財經部落格最新文章

電影部落格最新文章

體育部落格最新文章

音樂部落格最新文章

美食部落格最新文章

公益部落格最新文章

數位部落格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