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的美寶
知名作家歐陽應霽曾出版一本名為《半飽》的書,他覺得這是美食的最高境界,我的態度剛好相反,想吃,甚至怎麼吃都沒有飽,才是美食的終極感受。想吃,就來吧!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時隨時候教。
關於王瑞瑤
│訂閱王瑞瑤 RSS 2.0 Feed
文章 - 309, 迴響 - 4364, 引用 - 80, 本格總瀏覽人次 - 6752982
部落格首頁 › 美食部落格總覽 › 王瑞瑤

文章分類

最新文章

最想念的季節

2006-09-01 14:14迴響:10點閱:10798

 送走了八月來的最後一批實習記者,準備九月十一日探望老友。每年寒暑假,照例有很多學生湧進報社當實習記者,我喜歡帶實習記者,從早年的自由時報,到現在的中國時報,只要有機會,都希望能親自訓練實習記者,因為我自己就是實習記者出身,而十九年前帶我認識新聞的第一位記者,就是吳恭銘。

 

 民國七十六年莫名其妙考進銘傳商專三年制大傳系,當時完全不知道大傳是什麼,將來畢業了可以做什麼。可是才開學,一接觸到採訪與寫作,我彷彿如魚得水,心也逐漸熱了起來,立定志向一定要進入中時或聯合當記者,所以只讀了半年一個學期後,就不知天高地厚,吵著要出去實習,結果被分發到時報周刊,因此認識了吳恭銘。

 

 「妳有沒有讀過紅樓夢啊?」本來是要帶我跑新聞的記者,一開口便考倒了我,紅樓夢?有讀過,但是只是隨便看看,沒有讀完。從此這位大哥哥就不再搭理我,滿腔熱血的實習之夢,在第一天就被踢到鐵板。

 

 連續幾天傻呼呼到時報周刊坐著看別人忙進忙出、上班下班,從下午到晚上,都沒人理會我,直到有一天,不是周六周日的放假天,整個時報周刊空空蕩蕩都沒有人,我開始緊張起來。「妳不知道今天是出刊日嗎?昨天忙到凌晨,今天大家都會晚到。」揹著相機的吳恭銘忽然出現在眼前,像是在洶湧的人潮中撿到一個迷路的小孩,終於有人肯跟我說話了。

 

 整個寒假,像一塊撒隆巴斯藥布一樣死黏著吳恭銘,為了找出跟隨吳恭銘的正當理由,我翻出老爸的單眼老相機,從文字自動轉成攝影,到處亂拍,然後躲進暗房裡,跟著吳恭銘學沖片。他的雙手在微弱的燈光下舞動著,燒出一張張漂亮的黑白照片,每每出了暗房,才驚覺已接近午夜時分,我終於有些了解,記者不是那麼好當的。

 

 「妳的樣子很驕傲喔!」「當然,我是全班第一名。」在暗房裡,我繼續不知天高地厚,東拉西扯談理想。「我曾經連續打地鋪一個多月,為的就是要拼進中國時報。」吳恭銘道出自己艱困的職場之路,由於父親早逝,身為長子的他一肩挑起重任,本來在體育雜誌社工作,因為一張好照片,而獲得中時的延攬。一開始我以為是他運氣好,直到自己畢了業,進入自由時報當記者,才深刻體會成功絕不是偶然,若是偶然,也是一時,尤其在新聞圈裡,好事壞事都傳得很快。

 

「你拍照片拍到吐血?」他笑笑回答我是胃出血的老毛病,從時報周刊轉任中國時報的吳恭銘,更是沒日沒夜的工作,表現更加傑出,身體卻頻出狀況,還是不改衝鋒陷陣的本性,我打開報紙,看到他一張張精采絕倫的照片,也想起他一天比一天還黑的臉,每次見面吃飯或偶爾通電話,他總是不斷替我打氣,叫我收歛脾氣、迎接挑戰,如果我在新聞工作上有一點兒拼命三郎的味道,那全是受了吳恭銘的影響。

 

實習記者來來去去,有的畢業以後也像我一樣,順利進入報社或其他媒體工作,但是絕大部份都跟新聞界說拜拜,可是我還是喜歡帶實習記者,因為常常想到十九年前吳恭銘對我的照顧,我只想把這份照顧默默傳遞出去。

 

不過從五年前開始,實習記者又來報到時,我的心總是一陣痛,因為吳恭銘走了。離開中時,遠赴美國,擔任高爾夫球的專業球評,這是他的能耐,居然可以把興趣發展成專長,從記者變身為專家,而且結婚生子,人生一片大好,可是居然走了,畢生奮鬥,肝疾纏身,在人生高峰突然隕落,在五年前的九月十一日,享年四十歲,而我今年也剛好四十。

 

那張黃色的訃文,被我緊緊壓在抽屜底層,我不想拆開,我以為看不見就不曾發生、不會存在。在最想念的季節,祝福吳恭銘與他的家人,一切平安,也祝所有辛苦工作的同業,記者節快樂!

上一篇:看不到米飯的握壽司
下一篇:兩岸烤鴨喜相逢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eat/archive/2006/09/01/98394.html
2006-09-01 14:14作者:王瑞瑤分類:無關美食迴響:10點閱:10798

迴響與引用列表

??????????????????-YOUTUBE&PPS??????"??????????????????"[TrackBack]

??????????????????-YOUTUBE&PPS??????"??????????????????"
引用了該文章,地址:http://ppsyoutube.com/%e6%9c%80%e6%83%b3%e5%bf%b5%e7%9a%84%e5%ad%a3%e7%af%80/

2012-04-01 19:43

HI

在加拿大的我无意中发现在这个部落格,感谢你在这里可以表达下对吴恭铭的想念。才知道他已经走了十年了,让我想起了很多往事。89年在北京认识吴恭铭,他很nice 很风趣,90年在北京的亚运会上再次见到他,记得他还帮我们拍了几张照片。91年再见他时他说他得了肝炎不过好了。真是没想到他得身体就这样出现了问题,他工作很认真,真得很忙,还记得那时他住在台北永康街,记得一次打电话给他,他正赶着去采访白冰冰(女儿的事)。他就是很忙碌,不知道工作的原因让他得健康出现了问题,记得97年再联系他说他辞去了工作,正在美国学高尔夫球,那天是万圣节,还听到有小朋友到他们那里去要糖。因为我得工作原因联系就少了,没有再联系过了。没想到在这里知道了他已经不在十年了,这么有才华的一个人,还这么年轻真是遗憾。希望能有一天我会去台湾,到慈恩园去看望他,也希望神保佑他得家人,特别是他得孩子,真是让人心疼。再次感谢可以在这里留下对吴恭铭的想念。

2011-12-01 22:40 susan

回應: 最想念的季節

 第十年了,每年差不多這個時候,就要到慈恩園去看吳恭銘,每次都很傷心、很想哭。

 今年慈恩園的人很多,可能是接近中秋的緣故,大家都上山祭拜親友,我試圖在人群裡尋找熟悉的臉孔,希望巧遇吳恭銘的老婆、兒子,還是他媽媽或弟弟。

 幾年前我開始負責採買,今年很幸運在金紙店發現一些吳恭銘會喜歡的東西,買一件大紅色薄外套,幾包洋煙、金錶、金鍊、信用卡,以及他最愛的全套高爾夫球具加貴賓卡,當然還少不了他最愛的金條和美金。

 跟吳恭銘很熟的林少岩提醒我:該給他換一副麻將牌了,幾年前燒給他的應該舊了吧!

 林少岩跟吳恭銘一樣,都是我在學生時期認識的報社攝影記者,每年他都邀我上山看老朋友,因為吳恭銘而一年見一次面的固定朋友,還有在兄弟棒球隊工作的林明源,以及蘋果日報攝影老大林俊安。

 因為一年見一次面,本來完全不認識的林明源和林俊安也變朋友,四個人總在燒香等待時大聊台南美食,一聊也十年,一開始台南通的俊安哥不屑帶我去,近幾年他終於點頭同意帶路,反而變成我沒空,大家笑著說,連吳恭銘也都聽煩了!

 看著菩薩,心中唸著要保佑吳恭銘的親人,包括在彰化的媽媽,在銀行工作的弟弟,或許還在新加坡的老婆,以及十年前還只是六個月大的兒子;輪到拜吳恭銘,我內心只能重覆喊著吳恭銘、吳恭銘、吳恭銘....,不敢說話,怕情緒潰堤而哭個不停。

 這種悲哀其實很棒,活著的人一年一約,走過十年;死去的人一年一見,懷念十年,活著就是五十歲的吳恭銘,若地下有知,也會跟我們一樣既悲傷又快樂。

2011-09-08 14:12 王瑞瑤

回應: 最想念的季節

原來他已經走了,想到在銘傳時那段時間,每天被你疲勞轟炸,不知不覺他也成了我們銘報組的偶像,但沒想到你的師父已經走了這麼多年了,現在才知道..

2011-05-05 00:28 小邱

回應: 最想念的季節

給龐先生:

吳恭銘在慈恩園裡,就是臥龍街底的山上,今年好友相見日是九月十日,山上見.

2010-09-06 19:30 王瑞瑤

回應: 最想念的季節

恭銘服役時是我在軍報社的部屬,但是感情很好,兩人無話不談,我民國74年結婚時,他還幫我照相 ,他退伍後到時報週刊工作我還去大理街找過他,只是個人工作關係時間久了,就失去聯絡了,以前在各種運動轉播中,偶能見著他的身影,最近莫名的想找他,沒想到卻從您的部落格知道恭銘竟然....真是遺憾、我很難過,您能告訴我他葬何處嗎?

2010-09-03 12:14 龐先生

回應: 最想念的季節

记得89年的深秋 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吴恭明 当时的他很时尚28岁的年龄正是最好的年华 一起去把马子一起吃吃喝喝 恨惬意 实在羡慕他的生活方式 多年后得知好友已去 甚是难过 寥寥数字祭祀思念 愿你在那边安好

2009-09-24 20:42 漂浮的小屋

re: 最想念的季節

hi 瑞瑤姐
還記得我嗎...
不知道你會不會看到留言耶?!
沒想到你的部落格突然又活了過來...嘻~~~

拜吳恭銘先生所賜..(看了文章才知道這段往事)
我才能在實習的期間學習到比別人還多的東西
到現在都還是非常懷念當時的實習生活..
也非常謝謝你..^^

我想妳一定一點都沒變.
還是一樣忙碌吧..
滿久前有買你的書唷!!!
我還是有偷偷在關心妳的喔....呵呵
想念妳~


惠姍

2006-11-22 13:50 惠姍

re: 最想念的季節

今天偶然發現這個部落格
發現我就是八月剛走的實習生之一
感覺時間過的很快
前幾天把實習日誌整理好交給學校
順便回憶很多在台北發生的事
不管是我怕的要死的瑤瑤姐或是意外變好朋友的雅亭
還有那張每次都帶著恐懼等待老大的沙發
謝謝妳的凶狠

讓我學到很多東西

實習結束臨走前跟大家告別

我默默的感到休閒組有一股淡淡的離別傷感

希望不是我的錯覺

我承認我一開始很討厭瑤瑤姐 因為她真的很兇

不過漸漸發現她厲害的一面 也感受到有時其實她不是真的罵我們

而是在罵的過程中順便把一些東西教給我們

以前我對記者的印象就是 我覺得記者只要拿了人家的好處就一定會說好話

可是我看到的老大不是這樣 她教我們的是

即使人家給了什麼好處 不好的地方還是要寫

不可以被店家或公關公司牽著鼻子走

覺得自己只是去參加記者會 也不會想要問問題

都呆呆的去 呆呆的吃 呆呆的回報社 再呆呆的寫稿

被老大刮過之後 才會警惕自己要問問題要採訪

不是只是呆呆的人家走到哪就跟到哪

一個月真的過的很快

當初要來台北時 我真的很掙扎 不習慣離家太遠 感覺很不安

也許是堅持只想在報社實習的念頭 所以我才千里迢迢跑來這裡

聽過學長姐不被重視的例子

很怕自己也遇到相同的事 抱著期待又怕的心情來台北

很慶幸老大們願意給我們機會 教我們東西 讓我們的文章見報

也許別組的主管不會罵他們 也許他們真的比較輕鬆

但相較之下 我們學的東西可能也比較多

如果今天瑤瑤姐不凶的話 也許我們就不會積極做事

罵也罵了哭也哭了

但是來實習 我也可以讓爸媽看看我見報的文章

(話說上一次見報是國小時看的國語日報)

一開始原本是填攝影中心的我 很慶幸我換了休閒組

就是因為這樣 我才會認識雅亭還有瑤瑤老大


其實說真的 我蠻羨慕雅亭有一個在業界的學姊

不管這個學姊可以給你什麼 但是有學姊在業界的感覺

可以跟她談一些學校的事

我覺得真的很棒 雖然自己沒有

但還是告訴自己 這表示我要更努力 讓學弟妹也可以有在業界的學姊

進中國時報實習 讓我原本想當記者的念頭 更加深了

雖然實習之後才發現自己的知識跟能力真的有限

但我還是想努力往這方面前進

做一個像瑤瑤姐一樣 說*真*話的記者


好像說太多了 哈哈

re: 最想念的季節

紅樓夢是好書,也該讀很多遍。但....是誰問的?

我記得實習時有位大姐好像講過她看過很多次。
「每次都有新體會」。那時時報週刊好多詩人,
真是讓人從此開了眼界心胸。

我到時報週刊實習的時候,吳恭銘已經到中時去了。
但他終究是最棒的,發光發熱。
我還記得,他對當時報導攝影風流成尚的疑慮:
「倒不如單純拍新聞體育快樂真實。」

有一天納莉風災一路拍到汐止,穿著雨衣在火車軌道旁拍完一個爛景,
忽然想起吳恭銘,一時淚下不止,心痛極已。

2006-09-02 12:20 wsk

回應這篇文章

*者為必填欄位

*回應標題:
*姓名 / 暱稱:
*E-Mail:
您的網站:
*回應內容:  
*驗證:
請輸入上圖六位數字驗證碼:
 
2006年9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編輯部落格最新文章

作家部落格最新文章

來賓部落格最新文章

旅遊部落格最新文章

財經部落格最新文章

電影部落格最新文章

體育部落格最新文章

音樂部落格最新文章

美食部落格最新文章

公益部落格最新文章

數位部落格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