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五說書


~鬼扯淡就是了
關於輕五
│訂閱輕五 RSS 2.0 Feed
文章 - 184, 迴響 - 7307, 引用 - 0, 本格總瀏覽人次 - 580920
部落格首頁 › 來賓部落格總覽 › 輕五

文章分類

相簿

我在jk回頭是岸的陳年文章

最新文章

小說書的來了!「儒將雄者」-裴行儉(三)

2008-07-23 13:59迴響:2點閱:2573

「儒將雄者」-裴行儉(一)

http://blog.chinatimes.com/taipeijk/archive/2007/09/15/198136.html

 

「儒將雄者」裴行儉(二)

http://blog.chinatimes.com/taipeijk/archive/2008/05/21/280480.html

 

 

 

若說貞觀朝所遺人才豐沛,固然得力北魏、北周、隋之胡漢共融共治。但其後楊堅政權與李淵父子對國、州、縣教育機關之設立、明朗務實行政效率之講究、地方幹吏養訓,擘劃諸制,也都痛下血本,投入煞多心力。官員考核升遷除有明規,付於家教操品,成於文采身判,潔身惜譽,寧缺勿濫。因此中國政治史自秦漢後,以唐為中古之分野,五代、宋、元、明、清,無不深受啟迪。拜於與山東集團(一說以李勣為代表)、地方名望(博陵、太原、京洛)之結合,激濁揚清,雄雅並存,以至男女平權;比如大鵬拔飛,大有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之餘地。早自北魏孝文帝元宏遷都,已實現打破舊貴壟斷政權的局面,提攜後進之風大進,到科舉產生並運作前(武后之後)人才結構已呈現生猛之變化。不再是王、謝、陸、劉羽士清流,而是揉雜儒、道、釋、西域文化與強弓策馬、奔騁於惡水險嶺的文武混合體。

 

有才之人,趾高氣昂,不足為怪,值未能見用,短歎長吁,垂垂終老者亦多矣。老杜「秋興」二首,其四有「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李藥師的府邸歸了巨奸李林甫,魚朝恩「觀軍容」開宦官握軍權之先,自謂「文武幹才,保拱王室」,顛上倒下,皆主昏臣庸,本來如此。古盛世之銜續,就在鍛養人才,提攜後進八字,這是盛唐良好政風不墜之極重要教養。《唐才子傳》中,魚龍騰矯,無不胸含元氣、眼窮大荒。但真正該留意的,卻是前潮後浪,如何猛湧相繼,波波無竭。有才而能容人,放達自然,方是第一等人。如李昂,下狀元及第,仕禮部侍郎,獎拔寒素甚多。寒素,志節也。李百藥編《北齊史》,「才行天下推服,好獎薦後進。」孫逖,與顏真卿、蕭穎士,李華皆海內名士。才行龍虎之臥,挑沙揀金,試問獎薦出的人會差到哪裏?

 

地方上,《新唐書.儒學》:王恭。少篤學,教授鄉閭,弟子數百人。

馬嘉運。少為沙門,還治儒學,長論議。貞觀初退隱白鹿山,諸方來授業至千人。

王元感。年雖老,讀書不廢夜。魏知古見其書,歎曰:「《五經》指南也。」而徐堅、劉知幾、張思敬等惜其異聞,每為助理,聯疏薦之,遂下詔褒美,以為儒宗。

 

我非全然尚文崇儒,豈不見,宋之問諂事張易之、沈佺期弄辭娛帝、崔信明恃才蹇亢、張子容離亂流寓;或恨位不到耳者,截句奪才如宋之問之於外甥劉希夷。但初唐擷東漢魏晉賢父孝子、經術養成之諄諄家教,隨九品中正制之廢,仕子向學之篤、志氣之堅,由下而上,命官以賢,政風清和,開闔週闊,元氣豐積累存,故有開元治世蓄勢將起。

 

《唐會要》載,高宗永徽年至弘道,在位三十二年,歷宰相四十七人;武周宰相七十八人,綜屬唐代之冠。宰相繫擇才選吏,勁草疾風,弘濟時艱,砥礪磨練,皆由此出。如中書侍郎崔知悌,與戴至德、郝處俊、李敬玄等,高宗同賜飛白書贊,以忠勤見表。從裴行儉破突厥,斬泥孰匐,殘落保狼山,詔知悌馳往定襄慰將士。

 

劉祥道。「性審謹,居宰相,憂畏不自堪,數陳老病丐解。曾與蕭瑀等撰定律令,著《律議》。歷中書、吏部二侍郎、御史中丞。高宗顯慶中,遷吏部黃門侍郎,知選事,上疏陳選士六事:『今取士多且濫故共務者,善人少,惡人多。』」

 

孫處約。齊王祐記室。祐既失德,數度上書苦諫。祐既誅,太宗親檢其家文疏,得處約諫書,大為嗟賞。高宗即位,曰:「處約一人,足辦我事。」

 

侍中永安郡公姜恪。涼州道行軍大總管,以伐吐蕃,宣威沙漠。

 

李義琰。太宗征遼東有功之元勛李勣為並州都督,僚吏皆望風懾懼,獨義琰廷折曲直,勣甚禮之。

 

或趙弘智,講《孝經》於百福殿,宰相、弘文館學士、太學生皆在場,舉五孝令諸儒詰辨,隨問酬悉,弘智舌無留語。高宗喜曰:「試為我陳經之要,以輔不逮。」對曰:「天子有諍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天下,願以此獻。」

 

或趙仁本,同裴行儉,曾任司列少常伯,乾封中,歷遷東台侍郎、同東西台三品(高宗龍朔年改門下省為東台,中書省作西台)時許敬宗為右相,頗任權勢,仁本拒其請托,遂為敬宗所構。

 

後有蘇頲父子、婁師徳、張說、張九齡武有王方翼、程務挺、黑齒常之。文官體系中臺、殿、察三院御史,尤多誠意正心之輩。「侍御史」,《太平廣記.卷第二百五十》:「唐京台監察院西行中間,號橫劈房。」糾舉百僚。「殿中侍御史」,曹魏由蘭臺遣二御史,居殿中察非法,分左、右巡。「監察御史」,巡按州縣、糾視刑獄。橫毒如武則天,亦知國之興,不過尚賢,為國存元氣,三院御史是也。

 

太宗有溫彥博,彈劾優州都督王君廓殺人北走突厥,君廓廢為庶人。《通鑑.儀鳳三年》:「監察御史原武婁師德應猛士詔從軍。」同書調露元年一條:「狄仁傑任侍御史,劾奏司農卿韋弘機作宿羽、高山、上陽等宮,制度壯麗,導上為奢泰,讓弘機坐免。」這些人物都是貫穿太宗至武周,於江山社稷飽造功績之人。

 

調露元年前後,戴、張相繼而卒,左庶子、同中書門下三品劉仁軌為雞林道大總管,受宰相職者乃郝處俊、楊武、李百藥之子李安期、張文瓘、閻立本、李敬元、來恒。薛元超、李義琰、高智周、張大安。多歷經貞觀夙夜匪懈、揚奮不敢苟且的要臣,獨裴行儉未出任宰相。但在面對大患突厥,其與蘇定方,師徒倆手上完成碎葉與突厥十姓的重新安定,開自安西大都護以來未有之局面。

 

《通鑑‧卷二○二》:「高宗上元元年(674年)波斯王卑路斯來朝。」波斯女王早為西突厥所殺,伊怛支兄子伊嗣俟立,遭大食擊殺,其子卑路斯避至吐火羅。咸亨元年,薛仁貴發吐蕃兵敗,安西四鎮盡落敵手。

 

吐火羅(Tocharian)今新疆塔里木週邊,漢張騫試圖聯通的大月氏,另,小月氏,均具Tocharian血統。他們多受經濟與戰爭因素,無固定居所。吐火羅人分天山南北路遷徙,絲綢之路要衝-焉耆、樓蘭、龜茲,而在西元七世紀至九世紀間,曾先後為突厥、回鶻同化。這些古城多半在二十世紀初,為歐洲探險家所發現,如瑞典人斯文赫定發現樓蘭古城。中央電視台「新疆消失的文明古國龜茲(ㄑ一ㄡㄘˊ)-吐火羅之謎」一節目,「龜茲」最早見於《漢書.西域傳》,即庫車,位天山南路、塔里木盆地北緣,東為吐魯蕃、哈密,東南樓蘭、敦煌,今日主要民族是維吾爾族;庫車在維吾爾語是「十字路口通衢」。我們從這些古國對應絲路貿易之繁興,可以體會為何千百年來,西域始終是最棘手的國際衝突區,除突厥外,還有大食。突厥分裂衰落,大食擴張東亞至大成因,正是「經濟掠奪」。至玄宗,基於十姓突厥突騎施強盛之現實,以外交手段、經濟利益加以籠絡,一度有效遏阻,兼國中內鬥,暫時衰敗。

 

此外,高宗時吐蕃亦轉盛,文成公主引進唐典教,助益頗大。吞滅吐谷渾、敗薛仁貴、寇逼涼州(甘肅)、佔天山南北路。咸亨年間,吐蕃使臣仲琮入貢,高宗特針對上述加以詰問。仲琮很能避重就輕,對曰:「臣受命貢獻而已,軍旅之事,非所聞也。」此乃繼續開戰的徵信。《通鑑卷二○二》載高宗調露元年二月,吐蕃贊普卒帝聞贊普卒,嗣主未定,命裴行儉乘間圖之。裴行儉時任吏部侍郎,對曰:『論欽陵為政,大臣輯睦,未可圖也。』攻擊計畫終止。

 

呂思勉《隋唐五代史》有一精闢非常之見解:

 

「…唐室之兵威,至高宗時而極盛,亦至高宗時而就衰。蓋其時之兵力,本不足恃,滅突厥,平高麗,皆因人之釁。故一與新興之強敵吐蕃遇,遂至敗績失據也…唐之封域,南北如漢之盛,東不及而西過之。皆西突厥為之驅除難也。」

 

侍中張文瓘儀鳳三年(678年)臥疾在家,自輿入見,苦諫:「今吐蕃為寇,方發兵西討;新羅雖雲不順,未嘗犯邊,若又東征,臣恐公私不堪其弊。」突厥降叛反復、吐蕃勢興、高麗潛擾,軍鋒交迫,以致徵調苛劇,危害踵替,這就是裴行儉反戰與「亦至高宗時而就衰」共通之理。

 

那麼為何要提到龜茲呢?因為它是安西大都護府的第一治所。前章言麟德二年(665年)裴行儉累拜安西大都護,任禮部尚書,歷定襄道大總管、金牙道行軍大總管。儀鳳、調露、永隆(共676-681年)短短五年餘間,三次征討,都為對付西突厥,故有解說之必要。我採薛宗正《安西與北庭-唐代西陲編正研究》考兩唐書官制、《通典》、《唐六典》、《冊府元龜》、《大唐詔令集》、《全唐詩》、《元和郡縣志》、宋計有功《唐詩紀事校箋》之總說。最早設立的是貞觀十八年之焉耆都護府,至於安西都護府,西盡波斯,白山之南有龜茲、疏勒。疏勒於貞觀九年獻馬內附,蔥嶺北二百里有於闐,傳雲老子化胡所建。有焉耆,突騎施役於西突厥,魚鹽之利。

 

安西置鎮於調露元年,亙非之後郭孝恪統龜茲、疏勒、於闐、碎葉四鎮,而是將碎葉剔除,換上焉耆龜茲、疏勒、於闐、焉耆。關於碎葉城,拙文<王忠嗣>、<突騎施>曾引《新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六下西域》:

 

「碎葉者,出安西西北千里所,得勃達嶺,南抵上國,北突騎施南鄙也,西南直蔥嶺贏二千里。水南流者經中國入於海,北流者經胡入於海。北三日行度雪海,春夏常雨雪。繇勃達嶺北行贏千里,得細葉川。東曰熱海,地寒不凍。西有碎葉城,天寶七載,北庭節度使王正見伐安西,毀之。川長千里,有異姓突厥兵數萬,耕者皆擐甲,相掠為奴婢。西屬怛邏斯城,石常分兵鎮之。自此抵西海矣。三月訖九月,未嘗雨,人以雪水溉田。」

 

此間於初唐,乃一城孤懸於廣漠之上,高宗顯慶三年歸唐,隨為珍珠葉護攻陷,即成繼往絕可汗治所(見<突騎施>)唐軍該處無一兵一卒。《唐會要》:「咸亨元年四月,吐蕃陷安西四鎮。」此為第一次罷廢,八年後,儀鳳二年,裴行儉方得收復。薛先生考安西大都護創於高宗顯慶三年(658年)而非貞觀二十二年。龜茲王葉護占為都督,受挾於國相那利與王后阿史那氏,薛先生明顯採《通鑑卷二○○》之說:

 

龜茲王布失畢妻阿史那氏與其相那利私通,布失畢不能禁,由是君臣猜阻,各有黨與,互來告難。上兩召之,既至,囚那利,遣左領軍郎將雷文成送布失畢歸國。至龜茲東境泥師城,龜茲大將羯獵顛發眾拒之,仍遣使降於西突厥沙缽羅可汗。布失畢據城自守,不敢進。詔左屯衛大將軍楊冑發兵討之。會布失畢病卒,冑與羯獵顛戰,大破之,擒羯獵顛及其黨,盡誅之,乃以其地為龜茲都督府。戊申,立布失畢之子素稽為龜茲王兼都督。」

 

羯獵顛之亂爆發,唐只統有伊(哈密)、西(本歸高昌國)、庭(轄縣之一輪台)三州,局勢逆亂,實力大衰,再後郭孝恪力採守局,哪有能力將治府遷往龜茲?一直到此年龜茲政局安定,重要經貿地理位置愈發彰顯,《通鑑》同卷:「夏,五月,徙安西都護府於龜茲,以舊安西夏為西州都督府,鎮高昌故地。」而左屯衛大將軍楊冑便是第一任安西大都護,他遷徙後,唐廷改安西「大」都護府,「大都護」與「都護」之不同,過去已講過。其後任大都護可考者有龍朔二年之蘇海政、高賢、匹婁武徹、麟德二年至乾封二年之裴行儉。

 

裴第一次征討,乃西突厥十姓阿史那都支。都支在咸亨二年(671年)受封左驍衛大將軍兼匐延都督,此羈縻制以安輯部衆。傳曰:「儀鳳二年都支及李遮匐煽動蕃落,聯和吐蕃侵安西。」《通鑑》向以更年號則為新起之一年,故後推儀鳳三年,該年改元亦調露元年。此年六月,都支、別帥李遮匐聯吐蕃進逼安西。

 

裴行儉進言:「吐蕃叛渙,干戈未息,(李)敬玄、(劉)審禮,失律喪元,安可更為西方生事?今波斯王身沒,其子泥涅師師充質在京,望差使往波斯冊立,即路由二蕃部落,便宜從事,必可有功。」當李、劉十八萬盛兵仍然大敗後,高宗即採給事中劉齊賢、皇甫文亮所倡「嚴守之便」,中書舍人郭正一言:「深入則未窮巢穴,望少發兵募,且遣備邊,明烽堠使國用豐足,人心葉同,寬之數年,可一舉而滅。」詔令百濟人黑齒常之為河源軍使以鎮吐蕃,轉成牽制防禦。

 

待續

上一篇:「儒將雄者」-裴行儉(四)
下一篇:私房錢
加入書籤: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chingwuu/archive/2008/07/23/301528.html
2008-07-23 13:59作者:輕五分類:瞎說迴響:2點閱:2573
 
2008年7月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編輯部落格最新文章

作家部落格最新文章

來賓部落格最新文章

旅遊部落格最新文章

財經部落格最新文章

電影部落格最新文章

體育部落格最新文章

音樂部落格最新文章

美食部落格最新文章

公益部落格最新文章

數位部落格最新文章